<rp id="d739u"></rp>
  • <source id="d739u"><big id="d739u"><i id="d739u"></i></big></source>

  • <i id="d739u"></i>
    <source id="d739u"></source>
    <track id="d739u"><table id="d739u"></table></track>

    <rp id="d739u"></rp>
    <wbr id="d739u"><input id="d739u"><progress id="d739u"></progress></input></wbr>

    <acronym id="d739u"><pre id="d739u"></pre></acronym>
  • <acronym id="d739u"><tr id="d739u"></tr></acronym>
  • ?
    首页
    > 政务公开 > 工作动态 > 国外人才交流
    ?

    山区来了女博士:让蜜蜂开心 农民就开心

    发布时间: 2021-03-22 14:04 来源: 金华网   浏览次数: ??

    她身材高挑,说话柔声细语;她是“学霸”,浙江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目前是江西农大在读博士。她的工作常常需要自驾车到山区,与她一起工作的大都是偏远山区五六十岁的农户。

    她叫苏晓玲,33岁,山东人,把她与金华山区联系在一起的是眼下春暖花开时节常见的一种小昆虫——蜜蜂。苏晓玲是金华市农科院的科研工作者,负责蜜蜂与中药材研究所蜜蜂科研方向,任金华市蜜蜂产业协会秘书长。

    被蜇是常事

    过去就好了

    春光明媚,山花烂漫,山涧中流淌着潺潺溪水。

    跟着苏晓玲走进婺城区长山乡的大山深处,一开始,还有袅袅炊烟和声声犬吠,再往里走,便全是高耸的树林和杂草百花。

    不一会儿,有零零星星的几只蜜蜂飞来。不远处整群的蜜蜂正嗡嗡作响。我心里一惊,赶紧戴上帽子,压低帽檐,生怕被蜇。

    “别怕,它们一般不咬人。”苏晓玲看出了我的担心,快步走上前从蜂箱边取出一只网状面罩,一边帮我戴上,一边说,“就这一只面罩了,你戴吧,下面的抽绳可以扎紧一些。”说完,她转身走进蜂群中。

    打开蜂箱,提起蜂脾,苏晓玲细细观察着里面密密麻麻的小蜜蜂。“春季是蜜蜂的繁殖期,我们正在培育新的蜂王,你看这个王台里面就住着未来的蜂王……”说话间,不时有采蜜归来的小蜜蜂停留在苏晓玲的指尖,她也不恼,依旧专心观察蜜蜂的情况。

    “工作八九年,你被蜇过吗?”

    “有啊,被蜇是常事。”苏晓玲向我科普,“蜇人,是蜜蜂受到威胁做出的应激反应。像今天这样有暖阳有蜜采的日子,蜜蜂心情好,一般不蜇人。阴雨天,蜜蜂的情绪和状态不稳定,才会凶一些。”

    其实,苏晓玲被蜇的经历并不像她说的那样轻描淡写。据说,一个阴雨天,苏晓玲在山区农户的蜂场做技术推广,被蜜蜂蜇却不自知,直到肠道痉挛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肠痉挛是一种过敏反应。那个村子离市区挺远,只能就近到村里的卫生所买过敏药。休息一下,挺过去就好了。”看似柔弱的苏晓玲,淡淡地讲起被蜇的经历。

    苏晓玲身上的这份淡然,出自科研人员多年坚守的沉积,也源自对这份甜蜜事业的钟爱。大学时期,苏晓玲是浙大蜂场的首任学生“场长”,工作后,她是市农科院蜜蜂研究的牵头人。

    “浙江共有120万蜂群,金华就占了四分之一,是蜂产业的集中地。”近年来,苏晓玲和同事们跋山涉水走遍八婺山区,实地调查蜜源的分布和种类,撰写了详细的报告书,并对地方蜂产业发展提出不少针对性的建议。

    她教我 我再教他们

    目前,我市农科院是全省唯一一个单独开设蜜蜂研究所的地市级研究院。研究所与蜂农合作,用培养、育养蜂示范点的方式进行技术应用与推广。全市共有30个重点培育的养蜂示范点,陈日明的养蜂场便是其中之一。

    陈日明养蜂三四十年,他不承想,当时还不到30岁的苏晓玲帮他走上了科学养蜂的新路子。新技术不仅让他增收,还带动了周边的蜂农共同致富。

    “真是要感谢小苏,这一箱蜂摇一次能出15斤蜜,过去只有三四斤,你说变化大不大?”陈日明指着蜂箱,笑得欢。高产背后的秘密,是蜜蜂良种选育技术的应用。

    “她每两三天就来一次,跟我一起到大山里,教我选蜂育蜂。”从过去一箱蜂只能养三四脾到如今一箱蜂能轻轻松松养七八脾,甚至多达12脾,蜜蜂产量和质量蒸蒸日上。今年,陈日明计划繁殖300箱蜜蜂。

    除了蜂群管理,让陈日明津津乐道的还有一项好技术,那便是由市农科院研发的西瓜蜂媒授粉技术。

    过去,西瓜授粉的常见方式是喷洒激素或人工授粉。苏晓玲和团队成员们经过3年的实验,发现用蜜蜂给西瓜授粉不仅有助于提高西瓜的坐果率,还能降低西瓜的畸形率,是一种不错的自然授粉方式。

    陈日明的小蜜蜂便是首批“授粉先锋”,实验成功后,不少瓜农都出资邀请他的蜜蜂来授粉。每年的4月到10月,是西瓜授粉的旺季,最多的时候,陈日明的蜜蜂要给2000多亩瓜田授粉。“一箱蜜蜂使用一次是300元,我有200箱蜜蜂,一年光授粉就能多赚6万元,而且采蜜、授粉两不误。”

    多年来,陈日明还把蜜蜂分发给周边收入不高的山区群众养殖,一人20箱。“现在好了,小苏教我更好地养蜜蜂,我再教给大家,一起致富。”

    蜜蜂繁殖技术省级标准起草人之一

    前不久,《中华蜜蜂快速繁殖技术规程》省级推荐性地方标准公示结束。该标准共有12名主要起草人,苏晓玲排在首位。

    “做市级标准时,我们研究所邀请了3个蜂场负责人共同进行研究讨论。这次的省级标准在市标的基础上总结提升,做起来相对比较顺利。”在农科院的办公室里,苏晓玲是“学术范”的。穿上白大褂,进入实验室,手持滴剂和器皿,苏晓玲又是“科研范”的。她最常见的模样,则是走进山区的蜂群中,与蜂农在一起,做技术推广和养蜂指导,那是裹挟着泥土芬芳的“乡土范”。

    为调查全市蜜源情况以便合理发展蜂产业,苏晓玲和团队成员一趟趟步行进入深山树林,清楚记下蜜源植物的种类、分布面积、流蜜规律和利用价值。为研究西瓜蜂媒授粉技术,苏晓玲在炎热的夏季常定时进入气温高达五六十摄氏度的大棚观察蜜蜂授粉情况,以取得第一手资料。为培育优良种蜂,她走遍全省蜂场,寻找品种最优的蜜蜂进行人工选育……

    2015年,苏晓玲当选市蜜蜂产业协会秘书长,帮助会员更好地发展甜蜜事业成了她义不容辞的责任。蜂螨是一种威胁蜜蜂生命的严重病虫害,传统治理方式是用药物治理,不少蜂农会员提出蜜蜂有了抗药性。苏晓玲研究出了精油防控和雄蜂蛹诱杀的方式,这种综合防控技术在减少药物运用的基础上,有效降低了螨虫对蜂群的危害。

    在市农科院科研基地里,国家蜂体系试验站蜂场是苏晓玲的另一个大本营。春天的科研基地,花香四溢,草木葱茏,小蜜蜂忙着四处采蜜。“我工作的意义就是把蜜蜂研究的成果落到田间地头,把先进技术送到农民家,帮助农户增产增收。”苏晓玲的话温柔而坚定。

    山区来了女博士:让蜜蜂开心 农民就开心1


    苏晓玲在农科院科研基地养殖蜜蜂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日本亚洲欧美高清专区vr专区,中文字幕第一页,暖暖视频在线观看日本,韩国理论电影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