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d739u"></rp>
  • <source id="d739u"><big id="d739u"><i id="d739u"></i></big></source>

  • <i id="d739u"></i>
    <source id="d739u"></source>
    <track id="d739u"><table id="d739u"></table></track>

    <rp id="d739u"></rp>
    <wbr id="d739u"><input id="d739u"><progress id="d739u"></progress></input></wbr>

    <acronym id="d739u"><pre id="d739u"></pre></acronym>
  • <acronym id="d739u"><tr id="d739u"></tr></acronym>
  • ?
    首页
    > 政务公开 > 工作动态 > 外事要闻
    ?

    李希霍芬的 19世纪金华行

    发布时间: 2021-04-13 16:39 来源: 金华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   浏览次数: ??

    李希霍芬是谁?

    这个名字我们并不熟悉,但说起古楼兰的发现者、探险家斯文·赫定,大家就知道了。李希霍芬是斯文·赫定的老师,德国人,近代地质地理学界的先驱人物,其对中国的研究更是前无古人。他首创“丝绸之路”的概念,并在地图上进行了标注。至今在德语中,中国的祁连山脉仍然被命名为李希霍芬山脉。

    1868年至1872年间,李希霍芬对中国进行了7次地质考察,足迹遍布当时18个行省中的13个。回国后,他写下五卷本巨著《中国——亲身旅行和据此所作研究的成果》。在近代中国地质学界,李希霍芬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1933年,著名地质学家翁文灏曾撰文评价:“中国地质学之巩固基础,实由德人李希霍芬氏奠之……因李氏之成就,而节省吾人十年之工作时间。”

    1905年,李希霍芬去世;1907年,《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问世。2018年,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翻译出版了该书。这是厚厚的上下两本,在下册中,出现了关于金华的旅行段落。他从天台进入玉山台地,经磐安到东阳,之后沿江而下,经佛堂、金华城直至兰溪,对于沿途地貌及风土人情有较为详细的描摹,留下了19世纪70年代的一页金华风情录。

    磐安群山中的艰辛穿越

    那是1871年6月12日至8月8日间,在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李希霍芬进行了浙江、安徽和江苏的旅行。他从宁波出发,计划要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金华府。

    从宁波经天台山进入玉山台地,随着路线的深入,渐渐地,一些我们熟悉的地名出现了:“之后不久我们来到了一个大村庄马塘,又行10里到了另一个村庄岭口……过了塘婆岭之后,我们又向上走了700米……之后又陡然深入一条流向嵊县去的河谷。”显然已经到了磐安境内。马塘村正是玉山古茶场所在地。

    书中详细描写了采茶场景。李希霍芬写道:“这里是重要的产茶区,我看到许多崭新的茶园,显然这里的土质普遍适于种茶,因此能够大面积地拓展茶园。住在岭上的一家人正忙着采茶。”他认为祖孙三代各司其职采茶制茶是“所能见到的最美的家庭场景”。这或许可以成为玉山古茶场的又一史料。

    用今天的标准来看,李希霍芬是个标准的驴友:每天4点起床,从早上6点半或6点一直走到晚上5点甚至7点,中间只午休两个小时。不过,他雇了几个挑夫,也带上了堪称豪华的装备:鸡蛋、面粉,陶瓷和玻璃餐具,甚至一块漂亮的彩色毛毯。

    虽然在群山之间穿越异常辛苦,但李希霍芬对这段艰苦而美丽的路途不吝赞美之词。这位19世纪的驴友写道:谁要想了解浙江的山,我强力推荐他走我走过的这条路。在其他路线上我还从未获得过像这一地区的地貌如此深刻的认识。每到一座山上都能尽情地享受远眺所带来的快乐,并能一览群山……

    从东阳坐船到兰溪

    经过12天的翻山之旅,他们来到东阳的麻车渡口,并以3元的价钱雇了两个竹排行70里去佛堂。那是个酷热的大晴天,一路上经过的所有村庄都在祈雨、拜龙王。

    李希霍芬详细描述了竹筏的样子,看起来很有趣:“这条河上的竹筏都很长,由三节特别的小竹筏组成。前面的一节上翘,后面的两节松松地挂在前面这节上,以便于三节构成一条易于活动的竹筏链。每节竹筏上都有个一英尺高的平台,上面十分干燥。”他也详细描述了竹筏运送的物资:除了火腿外,沿河而下还有茶叶、蜡和各种草药,向上运输的有盐、陶器、铁器、砖瓦、生石灰和棉花制品。

    不知为何,李希霍芬把东阳江和南江在佛堂交汇后的河流称为“桑河”。他说,这里形成了一个有些重要的集市,不用说,就是佛堂的集市。

    不久,金华城到了。首先映入李希霍芬眼帘的是“一座秀颀的高塔”,这应该就是万佛塔了。金华坚固的城墙也给李希霍芬留下不错的印象:墙用红色沙石建成,大部分为攀缘植物所覆盖。假如是植物学家在此,将会大有收获。

    泊好船,李希霍芬进城逛了逛。然而,他看到的却是一座“伤城”:因为太平军的缘故,金华城繁华逝去,四处荒芜,人烟稀少。“有几条主要的街道已经得到重建,路两旁虽也有商店,但卖的只是周围居民的必需品……出了这些街道,所见只有废墟。就连达官贵人们堂皇的衙门也都被毁了。”他还写到了“一座以红色方沙石建成的又牢固又漂亮的大桥,坚固的桥墩上架着气派的拱,横亘在城市与对岸之间”。金华的民风柔和也让李希霍芬赞叹:“我们的长相固然特别,但他们表现得都十分和善,很少追着我们看。”

    次日,船到兰溪。兰溪也被太平军毁坏了,但城市的大部分原貌已经得到重建。在文中,李希霍芬还提到了一个有意思的观点。与我们通常认为的兰溪航运走向衰落,是因为铁路的兴起不同,李希霍芬1871年经过兰溪时,已经感受到“旧日繁华一去不复返”。他如是分析原因:“从广州到杭州的交通要道过去虽然曾令此地十分繁荣,但现在因为有了沿海的蒸汽船运而黯然失色了。从广州运往北方的货物不再选择经由浅滩众多的内河运输,而是从海上用汽轮运往上海,要不了几天的时间就到了。这是蒸汽航运给中国带来的缓慢却不可抵挡的改变之一。”

    果真如此吗?待有识之士解答。(章果果)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日本亚洲欧美高清专区vr专区,中文字幕第一页,暖暖视频在线观看日本,韩国理论电影 网站地图